大选后南非会走出殖民时代的阴影还是成为另一

  • 时间:

  社会不公、国民健康服务、基础教育等方面的议题得到关注且情况逐渐得到改善。海外投资者更倾向于把钱投到肯尼亚或者东非的埃塞俄比亚。南非成了第二个津布巴韦。非洲国家在经历独立初期的喜悦后,大部分经济体都不可避免地走下坡路。2007年,与塔博·姆贝基竞选南非总统失败后,拉马福萨退出政坛,专心经商,成为了一位商业大亨。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和地方所有权的规定加剧了投资流入南非的难度。

  事实上,非洲政治经济、历史和人类学方面的专家对非洲在摆脱殖民主义独立后经济衰退提供了很好的解释,而这些解释与人们的肤色无关。

  随着拉马福萨将面临来自多方的压力,使他得以闻名的谈判技巧所能发挥的重要性也凸显了出来。一方面,民粹主义者与大企业及国际金融机构向他施加的两种压力之间彼此冲突,前者要求国有化土地和矿产并重新分配给穷人,后者则要求平衡预算、削减公共服务开支。另一方面,非国大党内的两派也是势均力敌。来自农业省份的政客要求政府出台更多民粹政策,并更多地关照表现不佳的企业,代表大城市中产阶级的一派则要求更有效率的管理。

  1994年一位黑人当选为总统时是无望的;九十年代初期黑人和白人之间的内战一触即发时是无望的;2012年,拉马福萨以更强大的姿态回归政坛,证明了他的政治决心和耐心。国会通过对发电、可再生能源、矿产、天然气等方面有利且明晰的政策。两派都在努力应对国家资源的减少,但改革成效甚微。在拉马福萨的带领下,未来5年到10年的南非会走向何处?南非会洗心革面,走上卢旺达和肯尼亚发展经济的道路,还是会成为另外一个津巴布韦?对此,可以设想三种可能的场景。白人殖民者的政府阻止本地的黑人获得商业和政府管理方面的教育或经验。南非的经济增长率回归到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前表现良好的5%以上的水平。形势继续恶化。南非采取国有化政策,把土地和外资企业收归国有。而他工会组织者、商业大亨和政治家的身份也是他才智和能力的体现。殖民时代抽取资源的逻辑仍影响着独立后的非洲国家,政府收入仅仅依靠一种或两种产品获得,例如加纳出口可可,尼日利亚出口石油,肯尼亚出口茶叶,以及南非出口矿产。

  然而,拉马福萨没有创造任何奇迹。在公开报道的腐败政客中,没有一个人被指控犯有任何罪行。尽管1994年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成为首位黑人总统,赢得了政治权力,但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数据显示,南非在2009年超过巴西成为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大多数南非黑人仍然生活在贫困之中。

  另一方面,政客们则利用手中的公权力谋取自己的私利,少数政治和商业精英则把持了大多数后殖民时代的非洲国家。从后殖民国家的普遍经历来看,当腐败日益盛行,执政党就会走向衰落,实行如土地和矿产国有化等民粹政策就成了它们挽救江河日下的支持率的手段。而这也是南非正在经历的事情。当我们观察津布巴韦、乌干达、肯尼亚和尼日利亚的具体经验时,会发现这些国家与南非的政治有着很多相似性。

  九十年代末期经济表现糟糕时是无望的。铁路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也不是为了便利人民,而是为了榨取资源。经济陷入恶性循环,失业率继续增加,犯罪率上升。实际上,拉马福萨曾是曼德拉非常看好的继任者。非国大内部祖玛派别和拉马福萨派别之间的斗争依然在持续。

  南非于5月8日举行了大选,选民投票选举国民议会与九省的地方议会议员。南非总统由国民议会的400名议员选举产生,而这400名议员是根据其获得的选票比例选出的。非洲人(非国大,ANC)得票率57.5%,在议会获得230个席位,领先于得票率21%、获得84个席位的反对党民主联盟(DA)。经济自由斗士党(EFF) 拥有19个席位,并以11%的得票率位居第三。其余的席位由一些较小的党派占据。

  虽然非国大目前仍是南非最大的政党,但其支持率与2014年的62%相比有所下降。涉及前总统雅各布·祖马及其与古普塔家族关系的腐败丑闻,以及糟糕的经济状况导致非国大的支持率下降。南非总统拉马福萨领导着一个分裂的非国大。2017年12月,当他在非国大全国代表大会的选举中赢得主席职位,并击败时任总统祖马前妻德拉米尼-祖马(Dlamini-Zuma)领导的祖玛(Zuma)派系时,人们普遍认为以腐败和优柔寡断的政策为特征的“祖马时代”将会结束。当拉马福萨最终于2018年2月说服祖马辞去南非总统一职时,股市再次反弹,市场预期也很高。包括我在内的评论家曾写道,拉马福萨有能力解雇腐败的官员,让南非重新踏上增长轨道。

  南非的国有企业继续走向衰落,导致全国更大范围、更长时间的电力供应中断。拉马福萨的个人魅力和娴熟的谈判技巧帮助他在1990年代初领导非国大谈判团队与白人政府达成了一项和平协议,建立了南非的新宪政和选举制度,为曼德拉1994年成功当选南非首位黑人总统提供了“政治土壤”。然而,南非人却有一个普遍的特点,那就是满怀着希望。所有后殖民国家很快在独立后因为经济结构失衡和缺乏熟练劳动力而衰落。我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一直生活在南非,我已经习惯于人们用“无望”来形容南非的形势。更好的经济形势和更高的就业率也意味着犯罪率下降。技术工人大规模移民,南非经济大规模萎缩。殖民者还根据“分而治之”的政策在一国内专断地授予各个人群“部落”的名号。这一切使得独立后的非洲国家面临各种风险:政府没有能力养活人民,国内四分五裂,经济缺乏可持续性。非洲的内部斗争阻碍了所有的改革进程。拉马福萨和他的政府对电力、邮政和铁路等每况愈下的国有企业伸出援手,帮助它们恢复到健康且可盈利的状态。

  许多非洲国家在二战结束摆脱殖民统治独立后的政治经济轨迹有很多相似之处。后殖民时代的非洲国家,如加纳、尼日利亚、肯尼亚以及现在的南非,都出现了相似的衰落轨迹。随着一个又一个非洲国家的经济衰退,非洲研究者一直在努力解答这个问题——为什么非洲的经济体在二战后接二连三地失败?